非洲市场怎么破,看大众如何押注

 公司新闻     |      2019-10-09 09:52


当大众汽车南非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托马斯·谢弗(Thomas Schaefer)开始征服非洲大陆时,很快他意识到自己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款华而不实的新产品,他需要的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很多研究表明同样的事实:这里的人们对新车没有需求。购买力低下以及缺乏资金让大多数非洲人买不起新车,二手进口商品让买家有了更便宜的选择。

因此,谢弗投入5000万美元押注于一项以约车服务和汽车共享为主的新业务。卢旺达目前成为大众的试点,这个中非小国在创新方面的声誉很高。

“这几乎就是一个行业实验。” 谢弗表示。

去年12月,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大张旗鼓地启动了这一项目,APP名为Move,不过到现在为止有关该项目进展的情况信息披露甚少。

大众对路透社表示,这款叫车服务APP目前在基加利拥有超过2.3万注册用户。然而,其中只有2200名左右是活跃用户,与85万城市人口相比,这一数字现在来看还算适中。

今年7月,叫车服务平均每天有384次出行,大众希望这一数字实现翻番。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成功的话,大众将在快速增长的叫车服务领域站稳脚跟,这场豪赌可能会帮助大众等公司在颇具挑战的非洲汽车业中杀出一条路。

业内专家对这项计划的看法不一,一些人质疑大众能否与像Uber和Bolt这样的公司在非洲展开竞争,考虑到后者的亏损,大众是否应该尝试也是个问题。

尽管大众认为基加利是一个理想的试验点,他们可以用合理的成本搜集到具有统计意义的数据样本,但批评人士表示,因为Uber和Bolt的缺席,基加利的市场并不能准确衡量更大市场的状况。

谢弗警告称,这项试验仍处于早期阶段,他希望先对这种商业模式进行为期两年的测试,然后再进行评估。

“幸运的是,总部并没有干涉我们。他们只是说,做你需要做的。”

大众表示,尽管尚未设定时间表,但公司已将西非的加纳和埃塞俄比亚作为扩大出行业务的初步目标。

适者生存

大众、日产、丰田、本田和标致等全球汽车制造商正逐渐意识到非洲市场的潜力,该市场的收入在提升,消费者的需求渴望也在增长。

但去年非洲在全球新车销售中所占的比重不足1%,因此很难证明在这里投资制造和组装车辆是合理的。

2018年6月27日,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和大众南非负责人谢弗为基加利大众新工厂纪念牌揭幕

大众用于叫车服务的汽车是在基加利一座新工厂组装的,这座工厂耗资2000万美元。这家工厂生产的全新Polo、帕萨特和途昂也供应给相对少数买得起的客户。

此外,雇主也可以使用大众的车辆为工人提供交通服务,大众还计划推出汽车共享服务,客户可以自己开车,并按车辆使用时间收费。

所有这些车辆都归大众所有,经过一两年的服务后,大众将以普通卢旺达人更容易接受的价格,把它们卖到二手市场上。另外,大众还开设了认证服务中心。

大众希望将所有这些业务,包括新车销售、叫车服务、汽车共享、二手车销售、零部件和服务都结合起来,能让其在卢旺达的投资物有所值。

大众汽车出行解决方案(Volkswagen Mobility Solutions)首席执行官Michaella Rugwizangoga说:“如果我们当时只专注于销售新车,几年后我们的业务就得停了。”“我们不得不想得更长远。”

谢弗认为,大众最终会需要达约800辆汽车用于城市的叫车和共享服务。明年,出行车队将引入E-Golf电动汽车。

成与败

约瑟琳·伊拉杜昆达(Joseline Iradukunda)辞去了律师事务所秘书的工作,成为大众叫车服务下的新Polo司机。今年25岁的她现在每天都在基加利蜿蜒的街道上奔波。

“这辆车可以全天候工作。”她自豪地说。在她工作的班次可以跑十几个单。

伊拉杜昆达坐在使用Move APP的大众Polo里

她把车停在该城市的会议中心附近,接一位客户。从科特迪瓦来的基加利企业家让-雅克·科菲(Jean-Jacques Koffi)是Move的常客。

“这周我每天用两次。”他说,伊拉杜昆达开车送他去办公室。“你知道这是一辆新车,很舒适。”

从无现金公共交通系统到医疗无人机,卢旺达已经赢得了创新的声誉。这座城市新兴的IT行业让大众得以在当地开发自己的应用。

大众的项目被一些人誉为领先于时代。德勤新兴市场董事总经理马丁·戴维斯(Martyn Davies)表示:“对于研究进步前沿经济体未来的出行,这确实是个绝佳案例。”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这个项目,比如交通工程师、GoMetro地图平台创始人贾斯汀·库切(Justin Coetzee)认为,大众提供的服务没有市场。GoMetro是一个可用于优化城市交通投资的地图平台。

他说,大多数基加利居民还是使用更便宜的现有公共交通工具,比如摩托出租车和公交车,其他人则是自己开车。

尽管大众在基加利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但在其他许多市场情况并非如此,Uber和Bolt已经进入非洲主要的城市,虽然他们还未能实现盈利。

“现在没有任何叫车服务是赚钱的,即使是有规模的平台。还没有一种模式创造正向现金回报。” 库切说。

到目前为止,这款应用在谷歌Play Store (Android设备的下载平台)上的评分一直落后于Uber和Bolt,苹果版本也饱受iPhone用户的诟病。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德勤的戴维斯认为,大众拥有Uber和Bolt所缺乏的影响力。

他认为,因为政府希望实现工业化,同时在政策制定中拥有发言权,因此大众对建设组装工厂以及工厂就业岗位的承诺可能会为其带来税收减免等优惠。

“这是大众在非洲所具备的巨大的竞争优势。”

(本文编译自REUTERS,作者Joe Bavier, Clement Uwiringiyimana,图片来自REUTERS)